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归尘土归土

没有能够拥有自己的爱情人生......

 
 
 

日志

 
 

天使和海豚的故事4  

2006-11-20 00:02:1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等待我的会是我无比的幸福吗?

 

房间里面,除了我和协志外其他的人都出去了,因为他们不想做我和协志的超级电灯泡。少了他们的房间,突然让我们感觉好热。因为我们的心都在不断的躁动着,心静自然凉这句古话我也算是明白了。

 

房间不是很大,是由陈列室改装的。墙壁刷得很白,墙上贴满了各种不同时间地点的形成表,排列得满满的。我的天啊!这更本不是人的生活啊。突然对他们四个人感到无比的怜悯。两边就和我们的寝室一样分别排列着四张床上下上下对齐着。说也奇怪,我一看就知道谁是谁的床。虽然是同样颜色的枕头和被子。但是通过床上摆放的东西我就能知道了。哈哈不愧是他们的超级fans啊。窗子,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因为他们的窗子拉着厚厚的黑绒布窗帘。这让我联想到协志在家里打电话让人家偷拍的事。明星的生活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恐怖。不是四个字,非常恐怖。简直就是没有私人空间吗。我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为他们向狗仔队打抱不平。却没有想过自己平日对协志的恶整也是一种打扰,我感觉自己好惭愧。我的脸顿时通红起来,头低的死死的,不敢正眼瞧协志一眼。

 

“怎么了,小东西,脸那么红,是不是前面摔疼那里了。你等一下我去拿药箱,然后帮你好好的检查一下。”协志关心地说着。

 

“噢”我小声地回答。

 

这小东西今天是这么了,回答得这么温柔。温柔,呵呵,我也会觉得她温柔。不过肯定是前面摔疼了,要不然不会说话这么轻声轻气。协志想着人也从柜子那边走了过来。

 

“来让我看看,那里摔疼了。要是有哪里疼不要憋着,告诉我,知道吗?小东西。”协志说,顺手将药箱放到一边的书桌上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富有磁性,我的心突然又一阵小鹿乱蹦。这个时候我的头顶上仿佛出现了二个小怪物,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天使说:“你是喜欢他的。你承认吧!”恶魔又说:“不要因为他一点点地对你好,就忘了他是怎么对待你的。报仇知道吗?”我猛烈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要把这些想法都甩掉。

 

“你到底怎么了,我还是带你去看医生吧。”协志看我的样子单心了,着急的就马上要抱起我送医院。我拉住了他的手说:“我…………没有什么”

 

“那让我好好的检查,听到没有,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动坐着就好了。”

 

听着他的说话我感觉到他无比担心我,我鼻子一酸,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我平时真得很过分耶。我用手去抹眼泪不想让他发现我在哭,却看到手上占这还未干固的血迹。自己没有受伤啊。那,我看像协志的手,因为刚刚我有拉他的手。果然,是协志的血。

 

他哭了,一定是刚才那里摔得很疼。一定要好好的检查,他蹲下身子的同时我却一个劲的站了起来。

 

“唉,小东西,你真很不听话耶,叫你乖乖坐好,怎么都不听的呢?要不是因为你摔疼了,否则我可要打屁股了。”他的语气都是宠溺没有任何的责备。

 

“我没有事情啦。”我用手揉了一下眼睛又说:“现在你给我乖乖地坐好听话,ok”

 

没有事情,那你哭什么。“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啦,“我反身将他按到椅子上坐好,蹲下来打开药箱。

 

“小东西你在干什么啊“协志有点疑惑。

 

瓦赛,药箱里面还真的是无所不有,红药水,紫药水,创可贴,消痛灵,棉签,消毒药水……我从里面拿出了消毒水,红药水和棉签。轻轻的提起他那只手伤的手,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正在流血。原来他一直在为我担心。更本就忘了刚才门柄的事情。我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疼了他的伤口。他看着我为他擦拭伤口,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我。就这样呆呆的……

 

原来我一直都在为他担心,担心倒忘了自己的手在流血。天啊!原来我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爱上了这个爱斗嘴的小东西。难怪最近自己一见到他就要和她斗嘴,吵架。因为只有他才能轻易的撩拨我的心绪。难怪今天练舞老是心不在焉,也是因为一整天都没有看见他。而刚才他要跌下花坛的时候,我更是担心的马上去接住他。这以上的种种,不就是爱……

 

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嗯……你们经常受伤马?”

 

“厄……我们练舞经常会有摔倒什么的。”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坐好。也发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异常。

 

“噢,那以后要小心一点。”

 

“噢。”

 

接着是一片的宁静……我讨厌这样的宁静,好尴尬的。于是我又说“协…………

 

“你要说什么就说啦。”

 

“对不起啦。”我鼓足了勇气喊了出来。

 

“啊,“协志尖叫:“疼,疼,你轻点啦“

 

原来我在用力喊出来的同时,也用了点小力在他的伤口上,嘻嘻。

 

“对不起对不起啦。我帮你吹吹啦。”我低下头对着他的伤口吹着气。

 

“还疼……”我抬头问他,一双温柔的双唇对上了我的。他的唇真得很柔软。他的吻让我整个人开始晕眩。我本来就蹲着的身子更是么有站稳。整人人倒向他的怀中,他紧紧地搂着我。很紧,像是要在我的身体里面摄取我的温暖,我们的唇绞缠了许久,我简直无法呼吸。他的吻让我感觉他对我得炙热。我们都在燃烧着。很不巧的,砰一声让我们都会过神来。不用说就知道,是那三个超级电灯泡回来了。不早也不完,偏偏在这个时候。我们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协志清了清喉咙说“不要躲了,出来吧?”

 

三人从墙后面走出来。“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拉”少爷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啦,只有一点点”孟哲说,一手还将在墙后面的仁甫给硬拉了出来。

 

“不要啦我,我的照片还没有保存好啦!孟哲都是你啦,不肯帮我娜酒瓶看现在一瓶酒没有了。”仁甫一个人唧唧歪歪的嚷嚷,然后又说“其……其实……也没有什么啦。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喝酒。好久没有在一起好好的喝酒聊天了。不是吗?”

 

我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还不快追”孟哲说

 

“还拍了照片,你们等着回来再找你们算账。”协志也随着我追了出来。

 

“你的房间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协志说

 

“嗯”我低着头说。我们就这样再次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间里)

 

“来来来,你们快来看,很精彩也”仁甫又开始嚷嚷着,着急了其他的成员一起来看他的杰作。

 

“真得很不错也,简直就是绝佩!”孟哲说。

 

“赫赫”仁甫笑说:“绍伟,2000块拿来。愿赌服输哦。”

 

“好啦,知道了啦。”少爷说。

 

“来来来,孟哲,我们一人一半,哈哈哈”

 

原来这帮家伙居然拿我和协志的事情打赌,要是让我知道了,看我以后怎么整你们。还有协志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就连老天爷也会惩罚你们的哦。哈哈,娃哈哈。

 

幸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等待我的会是我无比的幸福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间里面的三个人笑的很开心的同时也很不安的相互互看了一下,他们在不安什么。是因为我是学生,还是因为其他的更多更多的不安的因素。这些天我和协志总是见面,我们不在吵架。而是见面就笑。也许是不在台湾本土没有那么多狗仔队的缘故。我每天都陪伴在他的身边。我看着他们为新的专辑努力的排练。每天为他们准备好毛巾还有甜汤,给他们补身体。还有看到他们练功摔倒,我就充当他们的第一卫生员。我们经常手牵手走在学校的走廊上,经常在学校的荷花池边一起嬉笑玩闹,累了就一起躺在草地上,我的权利就是把头放在他的手臂上,我的特权哦,甜蜜的权利。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拍大头贴。我们是幸福的,但是我又总是担心幸福会很快消失。

 

今天协志没有什么安排。我们想约去看电影,我和平时一样去协志的寝室找他,因为他们昨天排练到很晚,其实就算不练习他们也睡得很晚。因为他们真的很累。我像小孩子一样欢蹦乱跳的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还没有到们口就看到一个穿着很时髦女人在桥敲他们房间的门。他不用看我,我就可以从他的身上嗅到战争的味道。杀伤力极强。我没再向前走前,多到了上次睡着的柱子后面。因为我追逐他们这么久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协志的女朋友是丁小芹。只是往往爱情的美好会冲昏了人的头脑,让人神志不清迷失自我。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一切会来得那么快。

 

出来开门的就是协志,他穿的十分的整齐。我很开心,她一定是为了和我约会才穿的那么好看,我花痴的相着。仍旧陶醉在自己的梦里。

 

“你来了。”协志说。

 

“是啊,人家好想你。所以就来了。小芹说,但是他并没有着急的放下自己的行李。而是搂住协志的脖子,送上了他深情的一吻。我呆了不是因为他们接吻,因为如果要协志和别人接吻我就要生气吃醋那以后他拍戏岂不是不能有有吻戏了。但是协志和他接吻是那么的投入情不自禁。这次我头顶上的天使被恶魔打倒了,恶魔说:“你死心吧,人家才是天生的一对。你这个乳臭未干毛小孩人家怎么会喜欢你,一点女人味道都没有。”我转过身去,没有着急的想逃开,因为如果我现在逃开,一定会打扰这对甜蜜的恋人。

 

然而我的这一微小的举动却被协志收在眼里,只是我自己没有察觉。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一阵热吻过后他接过小芹的箱子,搂着他的腰走进了房间。

 

“喷”一下关上了门。

 

那很轻微的一声关门声,此时此刻就像一把锤子,狠狠的敲打在我的心口上。我好痛,我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回头望了一眼那扇紧闭着的门,艰难的跨出第一步,慢慢的慢慢的朝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应该消失了。现在是把协志还给小芹的时候了吧,他们才是天生一对,眼泪的瞬间滑落,我的心也跟着碎成了粉末,在也无法还原。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