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归尘土归土

没有能够拥有自己的爱情人生......

 
 
 

日志

 
 

[转载]忘书  

2008-05-03 10:48:0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为你流下最后一滴泪时,我决心将你忘却。但我却发现你的影子充满了我的世界,根本无法去忘却。也许我应该把自己忘记。
夏日,烈烈的阳光下,我坐在河边的礁石上,双脚拍打着河水,沁人的清凉。而你只是在一边静静地望着水面,口中咬着一根长长的狗尾巴草,一脸的不羁。
喜欢你对一切无所谓的态度,喜欢你不冷不热的个性,喜欢你吃东西的样子,喜欢你伸手弄乱我前额的头发。只是简单的喜欢,并不要求什么。
当时一同拜入师门,我就认定了你是我应守护的人,即使我不能抵挡一切,我也要尽我一切去守护。虽然你常笑我,说我一个女子竟不自量力的去守护一个身高马大的男人。但我却从未改变过我的想法。
不曾忘记,那日你背着师父,拉着我到集市上去玩。常常呆在林中练剑,偶有机会出来放风,我很高兴。那日你给我买了一块紫玉佩,很漂亮,我很喜欢,就同我喜欢你一样。那日回林中小屋后,你对我说:“我喜欢你!”不知你有否发现我顿时脸红,热得同火烧一般。偶一抬头,见你那双关切的明目,心快要跳出来了。“我也很喜欢你。”笑,你笑的很好看,其实你很擅长笑。转身,跑回房间,留下你一人,笑。
那年你十七岁,我十五岁。
或许是生前注定,我和你是同一天生日。这也是为什么在所有师兄妹中,我与你最亲近。因为我相信,在同一天出生的人前世一定有很深的渊源,是爱或是狠,说不清楚。很喜欢和你并肩站着受师父责罚的时候,不是喜欢责罚,只是爱那种感觉。与你是这么靠近,可以看见你一起一伏健硕胸膛。
知道你喜欢白色,喜欢素雅的东西,擅长星卦和剑术,对于剑术颇有技艺。而我则倾心与青色,同样喜欢素雅之物,精于星卦,对剑术稍逊。你常指点我练剑,而我也常同你研究星卦。默契,真的,很默契。
一同默契的生活了整整十年,从八岁到十八岁,一直和你在师父和师兄们的看护下长大,你也有二十岁了。
那日,师父找到我和你,说我们是该出去闯荡的时候了,他让我去江南的无锡找师伯,而你却被安排到长白山脚下寻无嗔大师,这就意味着分离就要到来。回房后我哭了,你急了,安慰我说,不会很久的,两年后你会来找我。
第二天,我们便各自踏上了去路,我始终带着你给我的紫玉佩,只有这样才觉得你在我身边,不曾分开。
两个月的脚程,我找到了师伯。师伯是扬威镖局的二当家,向他说明来意后,便也安顿了下来,做起了小镖头。身为一个女子,在镖局中很受排挤,要接镖就得和一帮子五大三粗的大汉争。我本就不善与人争抢,就更是没有接镖的机会。但那些男人中有一人比较不同,他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彪悍,有些书生气,别人争抢的时候只是坐在一旁冷笑的看着。从不接镖,却也是锦衣美服,后来从师伯口中得知那是大当家的。我很奇怪,他也就和你差不多年纪,就却已是江南镖行中最强的扬威镖巨的大当家。他话不多,只是偶尔笑笑,长得英气十足,可却有点奇怪的感觉,眉目中和你很像。
初次接镖也真要谢谢他,是他把这趟镖给我试试的,不是很重要,很轻松便完成了。渐渐的,我接的镖多了。很多是镖主指定让我来押的镖。我不曾记得和别人提起我在押镖做镖头,为什么会有点名道姓叫我押呢?很久以后才知道又是他安排的。
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却走到我面前,一把揽住我的腰,似笑非笑地说:“因为喜欢。”我推开他,重重的打了他一记耳光,“可我不喜欢!”看到他嘴角淌下的血丝,我知道我打的很重。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神凉凉的,看得我心也凉了。我开始后悔打他,掏出丝帕上前想替他擦去嘴角的血,可他在一次把我揽进了怀里,他的指尖伸进了我的头发,凉凉的。“对不起,”我没有再推开他,“我不可以喜欢你。”他没有放开,只是更紧的抱住我,说:“我知道,你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人,那个送你紫玉佩的人。”我没有回答。
是的,我的心里就只有你,除了你以外,我不会让别人走进我的心。
两年,我从一个小镖头,变成了副总镖头,开始变得坚强,但却总对着你给我的紫玉佩发呆,有时一人闷急了会哭。每日计算着你什么时候来找我。这两年,除了想你,便和镖局中的男人们出门打拼,他时常会照顾我,在那次打了他以后的一个月中,他常来找我。我觉得他有的地方和你很像,可更像是一个兄长。我提出与他结拜为兄妹,他欣然答应,说实话,我并没想到他会答应的如此爽快,也许这也使他更有理由在我身边吧。
终于,两年过去了,你要来了,要来了。你果真还是这么守约,真的来找我了。两年后,第一次见你,发现你成熟了,更好看了,可是你看我的眼神却变了。没有了从前的柔情和理解,变得冷冷的,开口时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是以“师妹”代替。怎么了?你是怎么了?我发现你的身边多了一个美貌的女子,而那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婴孩。下意识的握紧你给我的紫玉佩,心也像被捏了一把,生疼生疼的。我开始明白了,这是你的妻子和孩子,你不再是我的了,从这一刻起,你只是我的师兄,除此之外什么关系都没有。
哭,只能是哭。两年来,我一直痴痴地等你,小心的处理和他的关系,只因为喜欢你。我不曾改变,可为什么,两年的等候换回的却是你的变心。我的新好像硬生生的被撕成两半,痛得让我想到了死。
第一次,我知道了心痛的感觉。
他来找我,问我是否打算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我并没有回答,心中空空的,好像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会到从前的那段时光,但我知道这似乎不可能了。
我留你在镖局住下,想找回以前的感觉,但你总和她在一起。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吗?局中上下,开始有人议论我和你的关系,这像是一把把利刃刺向我本已开裂的心。
那日,你来找我,说要和我谈谈,我答应了。你开始跟我说你和她的事,说她为救你如何如何,之后你又如何如何。我没有听进去,但唯一听到的是,你爱她,并希望我理解。你爱她,而只是喜欢我。爱和喜欢是两个不同的层面,我不可能再次占据你心中最主要的位置。我对你说:“我明白,”可眼泪再次流下,“让我再哭一次,为你哭一次。”你抱着我,我再也感觉不到从前的那种爱意,有的只是兄妹之情。
我要把你忘记,要忘记,一边一边的对自己说。疯狂的接镖,也只有忙碌中,我才能暂时把你忘记。可只要一停下来,你的脸,你的笑,你的一切,一一在我脑中闪现,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忘不掉?八年的感情,两年的等待,你在我心中整整八年,有怎能如此简单就可以忘记。
他一直陪着我,我只是当他是我的义兄,但我知道他并不完全把我当作义妹。他又来找我,说我又憔悴了,我抬头看着他,问他如何忘记你。他看着我说:“嫁给我吧。”我只是看着他许久,说了一句,“好。”
大婚那天,我一个人闷在房中,想着我是否已把你忘记。在我以为忘记你的时候,梳妆台上的那块紫玉佩“刺”进了眼中。没有!我竟一点也没有忘记你,你的一切又一次如洪水般扑来。啊,终究无法忘记啊。
拜堂,后来是敬酒,待敬到你时,我笑了,出自内心的笑,而你却似有些阴郁。我把酒一口喝下,先前服下的“酒杀”起了效果,我支持不住中毒的身体倒了下去,你抱住了我。我看着你道:“我终无法忘记你,所以我选择把自己忘记。”再次从你眼中看到了两年前的眼神,你说是你对不起我,而我已不想在听。转头,看着他悲痛的表情,道:“对不起,这辈子无法做你的妻子,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我看见他哭了,一滴泪滴在了我的脸上。之后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我知道我死了。
我是谁,不记得了,可为何我仍旧记得你呢?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